。。。。。。青埂峰小农

上场应念下场日,看戏无非做戏人。

上一页 下一页
这几天我又开始听朴树的歌。因为前几天看见一条他去后海唱歌的旧闻。 正式认识这个人是因为田维,因为她的花田提到这个人。于是那时候去找《那些花儿》来听。说真的,那时候觉得这首歌除了旋律,一点都不好听。继续去听其他歌,我也不觉得好听。那时候,我觉得朴树唱歌太“硬”。这是我的一种感觉,我觉得这个字特别能形容我一开始听朴树的歌的那种感觉。 现在我再听《猎户星座》,我依旧觉得他唱歌唱得很“硬”,但是在这种“硬”的感觉之外,已经柔和了很多,就算没有和声,也柔和了很多。 我对朴树的印象一直很模糊。就算在他最火的时候,我也只是依稀记得似乎是谁发掘他,然后就比较频繁地听到“朴树”这个名字,听到他的女朋友,还...
愛読書——爱,如蓝色火焰 《爱,如蓝色火焰》纪伯伦 薛国庆译 致玛丽 27.静谧的时光依然没有过去,我依然在这小小的画室里,凝视着在地狱和天堂之间穿行的幻影。我从未像现在这样生活过。白昼充满了燃烧的念头,夜晚沉浸在奇异梦幻的海洋中。在白昼之末和夜晚之始之间的时刻,则裹上了七层的纱罩。生活中有太多痛苦的欢乐,也有太多甜蜜的痛苦。你的哈利勒必须深深地沉浸在乎欢乐与痛苦之中,这样他才能知道如何绘画和写作。 28.玛丽,你问我正在做什么吗?噢,我是在工作,默默地独自工作。这些天我没有和任何人多见面,我感到和别人在一起有点可笑。即使是我喜欢的人们。当一个人的心声正呈现为一个小小的世界时,他愿意孤身独处。 45.亲爱的...
愛読書-雅典的泰门 《雅典的泰门》莎士比亚 朱生豪译 一个古今中外都常见的交友不慎的故事。 雅典贵族——泰门——肆意挥霍钱财去宴请酒肉朋友。待催债的人上门才得知自己已经负债累累的消息,他甚至以为是别人弄错状况,让自己颜面扫地。在管家表明经济状况后,他依旧天真地认为自己可以从“朋友”那里借钱,毕竟已经说好了要“分享彼此的财产”。毫不意外的,他没能借到钱,他落魄了。整个人变成一个恶毒的诅咒。他离开雅典,在找食物时发现黄金。他再次把金钱分给别人,不过这一次,连同黄金一起给别人的还有恶毒的诅咒,而且是无差别的诅咒,适用于每一个人。他的眼里再没有一丝善意。在雅典城外,他遇到...
突然 说不出原因却觉得霍金不会有死亡的那天,或许是从知道他那天就下意识觉得他,大概不属于我们。
青苹果先生 从昨天起,邮递员换成了一个瘦削的男孩。 昨天,我站在门口看他投信。那时候是下午四点,他带着明黄的帽子,双脚撑地,弯腰把信塞进信箱,随即右脚用力一蹬,骑着自行车消失在路口。 就在刚才,我又看到他。 『』 下第一场雪的那天,小胡子邮递员回来了。他把信递到我手里,笑着说新年好啊,朱先生。 我说你也新年好。 那是一封没有署名的信,我想我大概能猜到是谁。我迫不及待地拆开信,却又不敢打开那薄薄的纸。 那封信被我放在床头,我等了很久也不敢打开。其间,我回家了。妈妈打开门的那一刻,我根本没办法发出声音,我只是张张嘴,感觉到整个喉咙粘在一起。妈妈像往常一样淡淡地说水在桌上,快凉了。我跟在妈妈身后走...
槐树下 与真正的影院不同,槐树下只是个用来消遣的私人放映厅。 距离小乙搬来槐树下,已经过去十年有二。离家,流浪,来到槐树下,这些事情,是小乙从未想象过的。 谁能想到有人会在市图书馆里藏下自己的秘密,只为等一个人发现。又有谁能想到真有人发现藏于我书里的秘密。 小乙并不是那个发现秘密的人。他只是碰巧,碰巧遇见那个发现秘密的人。那个人笑着用那个秘密换下小乙手上的帽子,一顶纯白的毛线帽子,顶一个线球。
误会 “你工作一直很认真,学生们也很喜欢你,可是……”男人陷在他的转椅里,每吐出一个字他的肚皮就大肆地起伏。他额角的汗珠,顺着发迹滑落,没入厚实的白毛衣。 林宪明出神地望着男人手上的黑色钢笔,他越来越听不清那人在说着什么。他微微转动脖子,盯着男人泛紫的嘴唇,心里又开始有那种感觉――焦躁,焦躁到了极限。他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肌肉已经开始发僵,他努力地想要听清楚那人在说什么。 “林老师?你还好吗?”男人问。 “什么?”林宪民皱着眉看着男人,他看着男人动着的嘴唇,他却听不到半点声音。氧气被挤得干干净净,他抓着领口,慢慢蹲下去,他喘不过气来,“你在说什么……我……我听……不见……”林宪明努力地发出声音,...
小甲和帽子 小甲每天都会买一顶帽子。每次路过摆着帽子的橱窗,他都会久久地停留。只可惜,甲城太小了,有帽子橱窗的店就那么一个。小甲发现,店里的帽子长长两个月都是同样的。他看不到新帽子,只能一次又一次去买同样的帽子。 卖帽子的店员两天一换,小甲最喜欢的是那个小个子的卷毛女孩。因为她很少说话,只是在小甲取下帽子到收银台时甜甜地笑。小甲只是看到过一次她的笑容,因为那笑容实在是太过于耀眼,小甲扔下钱就跑出店外,他害怕看到那样明亮的笑容。他跑到很远的阴影里才停下,他戴上新买的帽子――黑色的棒球帽――他压低帽沿,盘算着这顶帽子上应该画上什么图案,一面顺着墙边走回家。 小甲住在小小的出租房里,一共25个平米,有一个小...
十七级大风
©青埂峰小农 | Powered by LOFTER